重磅!茱莉亚、耶鲁的教授,王羽佳的老师,陈宏宽大师课来啦!

播报文章
2023-10-13 16:22:41 来源:斯芬克音乐 阅读量:626
A+
A-

“This man plays music with uncommon understanding and the instrument with uncommon imagination …” 

-- Richard Dyer, Boston Globe


“这个人以非凡的理解力演奏音乐,以非凡的想象力演奏乐器……”

——理查德·戴尔,《波士顿环球报》

“… rarely have I heard such eloquence and musical understanding. Is anyone listening?” 

-- Ruth Laredo

“我极少听到具有如此说服力和音乐感染力的演出,有人去听了吗?”

——美国钢琴第一夫人Ruth Laredo


阿芬:“不少业界人士与媒体都对陈宏宽教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,并给予了超高的评价和赞美,那么来看看陈宏宽教授的演奏视频吧!”

阿芬:“陈宏宽教授是音乐界的伟大人物之一:才华横溢,具备神秘感。他是一位具有不妥协个性的钢琴家,同时是一位非常鼓舞人心的教育家。”

陈宏宽教授,1958年4月出生于台湾,长于德国,美籍华裔。他是世界上获得重要钢琴大赛最多奖项的钢琴家之一。


令人瞩目的教学历程

现任职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全职教授,成为该校百年史上第一位全职华裔教授

曾任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

上海国际钢琴学院院长


曾任教于耶鲁大学

波士顿大学

新英格兰音乐学院

加拿大皇家山音乐学院的杰出常驻艺术家


曾担任众多国际钢琴比赛的评委,包括the Van Cliburn,Busoni, Shanghai, and Honens等


曾任教于波士顿中国表演艺术基金会的年度音乐节

美国新帕尔茨国际钢琴夏季学院

利希滕斯坦国际音乐学院

阿斯彭音乐节


曾指导全球数百名优秀学生,包括王羽佳、陈晓、牛牛等优秀钢琴家

阿芬:“在一次采访中,王羽佳表示我很幸运的是总在合适的阶段遇上合适的老师,受到合适的教育。

我跟陈宏宽先生上课的次数不算最多,但是收获不小,他的曲目范围特别大,都是成套成套全集那种,让人感觉特牛的那种,我跟他学了不少德奥系的作品,学了很多贝多芬作品。”


获奖经历

陈先生是这一代最受尊敬的钢琴家之一。

曾在国际钢琴比赛阿图·鲁宾斯坦(Arthur Rubinstein)和布佐尼(Busoni)比赛中获得最高奖项

曾获奖肖邦(Chopin)国际钢琴比赛、盖察·安达(Gèza Anda)、蒙特利尔(Montreal)及伊丽莎白皇太后(Queen Elisabeth)国际钢琴比赛

曾获得艾弗里·费舍尔职业奖金(Avery Fisher Career Grant)


演出经历

陈先生曾在世界上许多最重要的音乐会场演出。

包括纽约卡内基音乐厅、华盛顿肯尼迪中心、DC、旧金山戴维斯交响乐厅、苏黎世音乐厅、

慕尼黑的 Herkulesaal、米兰的威尔第音乐厅、东京的三得利音乐厅、台北国家音乐厅、上海音乐厅和故宫北京城市音乐厅。


陈先生在全球的合作对象数不胜数。

他与休斯顿(Houston)交响乐团、巴尔的摩(Baltimore)交响乐团、以色列(Israel)交响乐团、苏黎世音乐厅(Tonhalle)乐队、蒙特利尔(Montreal)交响乐团、毕兹堡(Pittsburgh)交响乐团、比利时皇家乐团(Royal Orchestra of Belgium)、旧金山莫扎特艺术节乐团(the Mozart Festival Orchestra of San Francisco)、俄罗斯国家(Russian State)交响乐团、台北交响乐团及广州交响乐团,等等合作演出。

合作过的指挥家有Hans Graf、Christoph Eschenbach、George Cleve、Josef Silverstein、Andrew Parret等。

合作过的艺术家有Laurence Lesser、马友友、林昭亮、Roman Totenberg、Denes Zsigmondy、Leslie Parnas、章雨亭、Anthony Gigliotti、David Shifrin。他还曾与Tema Blackstone及其姊姊陈必先作钢琴二重奏表演。

阿芬:“命运的齿轮一直在转动,教授收获这一路的卓越成就,也并非一帆风顺,但请相信命运的韧性是惊人的。”


教授个人故事

1992年,陈教授的右手因一次事故造成严重的神经损伤,最终导致局灶性肌张力障碍,被告知将不能再演奏。

然而,通过气功冥想和他自己独特的研究,在刻苦锻炼后治愈自己,并回到音乐会艺术家的生活。

1998 年 3 月,他在事故发生后的首次独奏音乐会受到热情的赞扬,他被描述为一位转型的艺术家。

理查德·代尔在《波士顿环球报》中写道:“回顾他80年代的演奏,就如太阳神与酒神,弗洛雷斯坦与欧赛贝乌斯般,充满强烈对比的演奏个性在陈的内心战斗,他能够以发自内心如诗般的演奏,也能够爆发惊心动魄的效果。然而如今,安详宁静与气势磅礡的演奏却达到如此和谐完整的融合。”